我的煤炭網

我的煤炭網>新聞>港運資訊>港運知識>承運人的單位貨物賠償責任限額應如何計算

承運人的單位貨物賠償責任限額應如何計算

承運人的單位貨物賠償責任限額應如何計算

  

 

  基本案情

 

  2011年12月,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向喀麥隆郵政公司出口1批通訊設備,并委托被告馬士基中國公司進行運輸。原告是該批貨物的貨物運輸保險人。12月9日,被告馬士基深圳分公司以被告馬士基中國公司的名義簽發了提單,記載托運人為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收貨人和通知方為喀麥隆郵政公司,貨物為9個集裝箱裝的通訊設備,其中編號為MSKU1162830的40英尺集裝箱內裝有176件貨物,總重6,560.96公斤。上述貨物于2012年1月21日被運抵喀麥隆杜阿拉港。

 

  2012年2月29日,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提出索賠通知稱,有1個集裝箱上方發現破洞,導致雨水進入浸濕集裝箱內貨物,初步估計損失為30萬美元。3月8日至9日,有關各方在杜阿拉港對MSKU1162830號集裝箱貨物進行了聯合檢驗。歐米茄海事公司代表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及其保險人參加聯合檢驗,并于6月29日出具了公估報告,認為集裝箱內貨物水濕受損可歸咎于該集裝箱在海路運輸途中或在杜阿拉港卸貨時產生的集裝箱頂部破裂滲水。

 

  3月21日,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出具報告和損失清單,稱MSKU1162830號集裝箱內共有14種69件貨物水濕報廢,損失總額為231,086.39美元,保險財產報損金額為254,95.03美元。5月8日,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向被告馬士基中國公司提交了索賠通知,要求被告馬士基中國公司承擔全部責任。6月24日至7月2日,原告對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就涉案貨物損失提出的保險索賠進行了理算,確定保險賠償金為203,906.17美元。告支付了保險賠償,取得代位求償權。

 

  案件焦點

 

  在根據海商法第五十六條計算承運人對貨物損失的單位賠償限額時,應具體考察每件貨物的實際損失額是否超過法定的賠償限額,超過者應按法定限額賠償,未超過者應按貨物的實際損失額賠償。

 

  法院裁判要旨

 

  廣州海事法院經審理認為:

 

  原告支付了保險賠償,取得代位求償權,有權代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向被告索賠。涉案貨物由被告馬士基中國公司進行運輸,并簽發了提單,華為技術有限公司與被告馬士基中國公司之間存在海上貨物運輸合同關系,華為技術有限公司為托運人,被告馬士基中國公司為承運人。

 

  根據《海商法》第四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被告馬士基中國公司對于涉案貨物在其責任期間發生的損壞應壞向原告承擔賠償責任。水濕報廢貨物共14種69件,可認定為滅失,損失總額為231,086.39美元。

 

  被告馬士基中國公司作為承運人,已盡到了相關義務,原告也無法提供證據證明存在《海商法》第五十九條第一款規定的情況,故被告馬士基中國公司有權按照《海商法》第五十六條規定的賠償限額賠償損失。現有69件貨物滅失,因沒有證據能證明69件滅失貨物的總重量,故涉案貨物的賠償限額,應按照滅失貨物的件數計算。根據《海商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的規定,及貨物滅失之時特別提款權對美元的比率計算,單件涉案貨物的賠償限額為1,026.51美元。單件滅失貨物損失額未超過1,026.51美元的,按貨物的實際損失額計算賠償;超過1,026.51美元的,則按照1,026.51美元的限額計算賠償。據此計算,損失貨物的賠償總限額合計17,056.67美元,原告請求的超過賠償限額部分的損失,不予支持。涉案貨物損失的利息也應由被告馬士基中國公司承擔。

 

  廣州海事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第四十六條及第五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作出如下判決:一、被告馬士基(中國)航運有限公司賠償原告陽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貨物損失17,056.67美元及其利息;二、駁回原告陽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宣判后,各方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

 

  法官后語

 

  承運人對貨物的滅失或損壞的單位責任限額是海上貨物運輸法中的特有制度。我國海商法在海牙-維斯比規則和漢堡規則相關條文規定的基礎上,在第五十六條中規定了承運人對貨物損失賠償的單位責任限額。但該條文并未說明,在適用單位責任限額時,是應具體審查每個單位貨物的實際損失數額是否超過了法定的賠償限額,超過者按法定限額賠償,未超過者按照貨物的實際損失額賠償,還是無需考慮每個單位貨物的實際損失數額,僅需按損失貨物的單位數乘以法定單位責任限額的結果作為承運人的賠償限額。

 

  當貨物發生損失時,在多數情況下,損失的都是同類貨物,同一單位的貨物在價值和損失數額上并無差異,這樣上述兩種對相關法律條文的理解和適用的結果是相同的,也無需具體逐件審查。但當損失貨物在單件價值上存在較大差異時,兩種理解就會有不同結果。以本案為例,受損的14種69件貨物的總價值為231086.39美元,其中單價最高3件防火墻部件,均在7萬美元以上,單價最低的48件光學收發機,均不足50美元。如無需考慮單件貨物價值,以每件貨物1,026.51美元的賠償限額乘以貨物數量69件,承運人的賠償限額超過7萬美元;如果考察單件貨物價值是否超過賠償限額,并對未超過賠償限額者按實際損失額進行賠償,則承運人的賠償限額即為17,056.67美元。上述兩個計算結果相差較大,應以何者為準?

 

  如果僅就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的內容和文字上看,上述兩種理解都沒有錯誤。此時應從按立法原意對該條文進行理解與適用。從海商法第五十六條的立法過程來看,該條文是在海牙-維斯比規則和漢堡規則相關條款的基礎上制訂而來。有關國際公約的規定如下:

 

  海牙規則第四條:“……不論是承運人或船舶,對貨物或與貨物有關的滅失或損害,與每包或每單位超過100英鎊或與其等值的其他貨幣時,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負責。”

 

  維斯比規則第二條:“……除非是托運人于裝貨前已就該項貨物的性質和價值提出聲明,并已載入提單,則不論是承運人或是船舶,在任何情況下,對該項貨物所受的或與之相關的滅失或損害,于每包或每單位超過相當于10,000法郎,或按滅失或受損貨物毛重計算,每公斤超過相當于30法郎時(二者之中以較高者為準),都不負任何賠償責任。”

 

  漢堡規則第六條:“……承運人對貨物滅失或損壞造成損失所負的賠償責任,以滅失或損壞的貨物每件或每其他貨運單位相當于835計算單位或毛重每公斤2.5計算單位的數額為限,兩者中以較高的數額為準。”

 

  從上述三個國際公約中可以明顯看出,單位責任限額制度的基礎理念,是“超過限額者免責”,而非“統一按限額賠償”,即基于每個單位貨物的實際損失額與責任限額的比較結果進行判斷,只有單位貨物的損失額超過了責任限額的,才可以按責任限額賠償,并對超出責任限額部分免責,至于單位貨物損失額尚未達到責任限額者,則按其實際損失額賠償,而非按責任限額賠償。

 

  判決書字號:

  廣州海事法院(2013)廣海法初字第316號民事判決書

  作者:平陽丹柯 廣州海事法院

下一篇:淺談非公有制礦山企業安全生產保障的現狀及對策

上一篇:PC200-5型挖掘機水淹后的修復

东北麻将技巧 免费股票查询 辽宁福彩35选7开奖结果129期 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 369爆平特平码 辽宁11选5玩法公式 大发快三走势图技巧 股票类游戏手机版 时时彩软件四星 燕赵风采河北20选五 华东六省15选5基本走势图 彩票3d第2020017期太湖字谜 快3和值 恒日升配资 快三怎么看走势技巧 幸运28开奖参考结果 股票指数在哪里查